news center

恐袭背后的移民问题:欧洲已经不是那个欧洲

恐袭背后的移民问题:欧洲已经不是那个欧洲

作者:郝辆邴  时间:2017-08-20 09:41:15  人气:

  巴黎恐怖袭击持续发酵,真相不断浮出水面,对于事件的反思也在蔓延据法国媒体报道,警方已认定有本国公民参与恐袭在呼吁反恐的同时,许多人开始关注法国,乃至整个欧洲日渐复杂的人口构成   人们发现,这里已经不再是原本印象中相对单一的民族国家,二战后,大规模移民所带来的族裔多元化正在深刻地影响着这些国家本报对话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田德文,探究恐袭背后暗藏的移民问题   “在法国的赤贫阶层中   大多数都是移民后代”   北京晚报:在法国,来自中东北非的移民所占比例相当庞大,他们从何而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   田德文:移民大规模进入法国发生在二战后,当时法国重建经济,需要大量劳动力,就从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引进了许多外籍青壮年劳工按照法国政府最初的想法,这些人在法国工作完了以后应该是会回去的,而这两个地方又是法国的海外领地或者“被保护国”,关系比较密切,即使不回去,感觉问题也不大,也就没有太重视   后来,这些劳工以移民身份留了下来,但因为太穷,不少人连语言都不过关,根本无法融入当地社会,所以只能回家娶妻,结婚以后,很多外籍劳工把家人也带到了法国法国试图采取措施限制移民家属流入,比如家人带过来,必须过一定年限才能入籍但其实并不管用,无论入籍与否,这些人都认为在法国待着总比北非要好,于是越来越多   与法国本土家庭相比,这些移民家庭的生育率明显高出许多,再加上不断有移民通过家庭团聚的方式将父母兄弟也带过来,这就使得法国的移民人口日益膨胀   北京晚报:这些移民群体在社会融入上是否存在困难主要有哪些表现   田德文:根据我在法国的个人经验,这些移民其实不是一个统一群体,里面有复杂的分层,中层以上基本被法国社会接纳了,尤其是受过教育,职业、收入良好的,在融入方面问题不大,真正存在融入问题的主要是下层或中下层群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普遍贫困化,在法国的赤贫阶层中,大多数都是移民后代二是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这也就意味着未来机会较少三是高失业,就业市场竞争残酷,只要经济一波动,底层的人肯定最倒霉四是社会生活相对封闭,与当地社会彼此隔离在巴黎,一些移民社区有他们自己的商店、咖啡馆和餐馆,法国本土的人很少会去,在那里居住的人也不去别处,大家各过各的   “满街都是北非中东移民外来人员   像一粒沙子藏在沙漠里”   北京晚报:聚居的移民给法国社会带来哪些影响   田德文:在移民聚居区,很多家庭的母亲连法语都不会说,也不太重视孩子的教育,一些十七八岁的孩子整天凑在一起,在街上游荡,靠啃老和社会救助金生活,处在边缘化状态,犯罪率很高这对法国来说是最可怕的事,因为在他们本土逐渐形成了恐怖主义的土壤,各种形式的恐怖袭击风险急剧增加比如,被洗脑的极端分子可能发动“孤狼式”的袭击,也有可能组织起来,出现今年一月的《查理周刊》事件,还有可能像这次一样内外勾连,发动较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事件   当然,并不是说外来移民最后都会加入恐怖组织,那些毕竟只是极少数人这些人本身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甚至是最大的受害群体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说,移民群体大量存在客观上也的确提高了法国遭遇恐怖袭击的风险例如,如果是在中国内地,来自中东等地的人一上街都能看出来,但在法国,满大街都是北非中东移民,外来人员像一粒沙子藏在沙漠里,几乎不可能被发现   北京晚报:法国政府对这些移民持怎样的态度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   田德文:法国政府在移民问题上一直很纠结,一方面,显然并不想让这些人留在这里,但另一方面,又离不开这些人,因为他们把法国相对低端的工作几乎全盘揽下,比如清洁工、保姆等   现阶段,法国对于这些防不胜防的恐怖袭击隐患所采取的办法是确定重点嫌疑人,比如发表过极端言论的,对其重点监控但这是很难的,尤其是在法国这样一个标榜自由的国家,在嫌疑人实施犯罪之前不可能采取什么措施这样一来,监控成本变得非常高,要想盯住五千人,没有三四万人都不行   不得不说,法国对这一群体的政策也确实有问题,比较典型的就是“头巾法案”,禁止女性在公共场所戴头巾遮掩面部,让法国政府失去了跟少数族裔群体和谐相处的可能性   “德国规定移民不能聚居   一栋楼的居民移民不能超过一半”   北京晚报:在英国和德国,同样存在不少外来移民,与法国相比,分别有哪些特点   田德文:这三个国家虽然都表现为移民人口增加,但来源并不相同英国的移民主要来自印巴地区,德国的移民则主要来自土耳其与中东地区相比,印巴的移民总体来说相对温和,像圣战这种极端的主张在他们那里没有多少市场而土耳其是伊斯兰世界里最世俗化的国家,跟其他文化的兼容性比较强因此,与法国相比,这两个国家发生恐怖袭击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北京晚报:在移民政策方面,英国和德国有什么措施值得借鉴   田德文:在移民的居住方面,英国跟法国比较类似,也相对隔离,像在伦敦的印巴人社区,出了门几乎感觉是到了新德里,但这也不是不行,形成重点社区以后,政府可以提供政策供给,比如加强巡逻,开展公益等   相比之下,德国政府在移民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在移民政策上也比较谨慎例如规定移民不能聚居,当一栋楼的居民中有一半是外来移民时,就不能再租或卖给他们,否则就是违法的这种做法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治标也还算有效有时候虽然只差几个街区,但移民密度降低对防止隔离状态出现还是有好处的   另外,德国在移民融入方面做的工作也比较多,对移民提供免费的语言学习班,通过语言证书考试和德国文化历史考试之后,还能给入籍加分,这就可以吸引很多人走出家门去学习   “当前的难民危机势必要增加欧洲国家遭受恐怖袭击的风险”   北京晚报:在移民人口膨胀同时,许多欧洲国家近期还面临难民潮的涌入,怎样看待这一现象   田德文:这次国际难民危机是一次政治事件,之所以形成这么大规模的难民潮,因为欧盟国家在这个问题上不统一   瑞典从2013年开始就宣布接纳叙利亚难民,德国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但态度上倾向于接纳多数难民没有条件坐飞机过去,就不得不从其他国家过境在没有经过政策协调的情况下,其他国家起初明确表态不允许,然而,考虑到难民本身并不是要去这些国家,如果采取很过分的措施,不让移民入境,也说不过去于是,索性放开,结果就出现了难民潮   这以后,德国和瑞典又开始往回缩,主张欧盟成员国应当设立配额进行摊派,但别的国家不同意,尤其是中东欧国家坚决不要,结果欧盟内部掐成一锅粥   这种情况下,发生了巴黎恐袭事件,肯定会对欧洲解决难民问题产生很大冲击然而,恐袭过后,难民潮仍然一波一波往欧洲涌对欧洲国家来说,难民危机真的已经到了进退维谷的时候   他们原本试图援助土耳其、约旦,改善难民生存条件,可惜收效甚微,因为难民压根儿不想待在那儿这些难民本来就是从土耳其、利比亚等北非其他国家走过去的,其实已经到了安全地方,他们只不过想进一步去欧洲严格说起来,这些人已经不是难民,而是移民   北京晚报:难民潮会给欧洲国家的安全局势带来哪些变化   田德文:从长远来说,难民的涌入肯定会增加欧洲多元化的程度,而且短期内,难民的无序涌入确实带来很多安全隐患以这次巴黎恐怖袭击为例,尽管目前还没有证据说这些人是以难民身份入境的,但有消息称,袭击者中有从希腊入境的,至于是不是希腊那边没有控制好,让恐怖分子把武器带进来了现在还不知道不管怎么说,当前的难民危机,势必要增加欧洲国家遭受恐怖袭击的风险   从本质上来讲,欧洲的内部安全格局并未因为此次难民潮变得更为复杂,对待反恐,只要政府有决心,人民足够配合,其实是可以有所作为的解决移民问题是一项长期系统工程,而加强反恐则是短期能见成效的显然,在这两个方面,